信阳网站建设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1|回复: 0

信阳网站开发:国共两党逐鹿中原战场:邓小平 刘伯承 陈...

[复制链接]

192

主题

192

帖子

55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6
发表于 2016-6-27 12: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8年2月,解放战争顺利发展,整个战局朝着有利于解放军的方向转变。这时,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刘邓大军主力从大别山地区转出来,进入了伏牛山东麓地区。随后,邓小平、刘伯承、陈毅(6月中旬到中原局所在地)等率领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在这一地区整整待了半年时间,领导了中原人民的解放战争,顺利实现了中原战场从战略进攻到战略决战的转变。

在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指挥下,中原战局迅猛发展。中共中央建立扩大的中原局时具有长远的战略考虑。中原局的管辖区域扩大,领导范围包括了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秦岭以东的广大地区。在中原局的辖区内,中央分局、区党委、地委(市委)、县委(市委),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等全部归中原局领导。这样,就为人民解放军解放长江以北广大地区,进而为决战淮海,向江南进军奠定了坚实基础。

邓小平曾经说过:我对问题的考虑从来都是长远的,不是就事论事。中原局在伏牛山东麓期间,就开始为决战中原做准备,为部署淮海战役做准备,为渡江战役做准备,为解放江南做准备。

随后,邓小平、刘伯承、陈毅从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所在地宝丰往东,指挥郑州战役;再往东,指挥淮海战役。淮海战役胜利后,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进驻商丘,华东野战军总部进驻徐州,部署渡江战役。中原野战军改编为第二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淮海战役总前委改名为渡江战役总前委。接着发起渡江战役,解放南京,解放江南,摧枯拉朽,一往无前。

■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邓小平,在淮河、汉水、陇海、津浦之间集中兵力打歼灭战

1947年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地区后,面临的形势极为严峻。在中原局的领导下,经过艰苦斗争,到11月下旬,刘邓大军共歼敌3万余人,并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建立了33个县级民主政权,初步完成了在大别山地区的战略展开。

1948年2月初,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邓小平,指示刘邓大军前方指挥所从大别山移至淮河、陇海、沙河、伏牛山之间,指挥刘邓大军的3个纵队,华东野战军陈士榘、唐亮的4个纵队,陈赓、谢富治的1个半纵队,共8个半纵队,在“淮河、汉水、陇海、津浦之间集中,机动打中等的及大的歼灭战”,并指出,这样部署就可将敌主力吸引至淮河、汉水以北,利于粟裕部机动,利于大别山、江汉等地的发展。

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邓小平对刘邓大军主力转移出大别山地区的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他率领前方指挥所从信阳新县北上,于1948年2月24日在豫皖交界的临泉县韦寨村与刘伯承率领的后方指挥所胜利会合。

从1948年春开始,刘伯承和邓小平指挥刘邓大军与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协同作战,取得了一系列胜利。

中原解放区下辖的位于豫鄂边界地区的桐柏军区,于1948年1月发起邓县战役。

1948年4月,中原解放区下属的江汉军区,为牵制湖北省花园地区的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十五师北援豫中,策应刘邓野战军一部在豫西作战,集中江汉军区独立旅等部对策应京山县三阳店、宋河镇地区的国民党军新编第十七旅发起进攻,迫使敌整编第八十五师折回西援,巩固和发展了江汉解放区。

1948年5月初,中原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为开创豫西局面,调动位于河南省平汉铁路以东的国民党军西移,策应在濮阳地区整训的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南渡黄河作战,发起宛西战役。中原野战军集中第二纵队、第四纵队和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一部、桐柏军区部队主力及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等部队组成主作战集团,由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统一指挥,负责围歼宛西地区的国民党军。

同时,中原局以5个纵队组成保障集团,其中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第八纵队位于方城、象河关地区,中原野战军第三纵队、第六纵队位于叶县以东地区,第九纵队位于密县地区,执行牵制与打援任务。

5月2日至10日,主作战集团经过远程奔袭,突然发起进攻,攻克镇平、内乡、淅川、邓县等县城及西峡口、荆紫关等地,歼敌一部。到14日,一共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九师1个团和5个保安团,此外还歼灭13个保安团的大部。15日至17日,主作战集团乘胜向南扩展,攻克湖北省光化县城、老河口镇等地,歼国民党军2个团。第九纵队在地方部队配合下,在荥阳和密县以西歼敌暂编第二十六旅1个团、整编第四十七师第一二七旅大部。第八纵队攻克许昌县城,歼独立第二十一旅。宛西战役解放9个县城,扩大了中原解放区。

邓小平任中原局第一书记,陈毅任第二书记;刘伯承任中原军区司令员,陈毅任第一副司令员

1948年5月9日,中共中央决定加强在1947年5月成立的中共中央中原局,由邓小平任第一书记,陈毅任第二书记,邓子恢任第三书记。同时,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原军区,刘邓野战军及陈谢集团改为中原野战军,刘伯承任中原军区司令员、中原野战军司令员,邓小平任中原军区政治委员、中原野战军政治委员;陈毅任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李先念任中原军区第二副司令员。陈毅仍担任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以便于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两大野战军协同作战。

中原局作为中共中央派出机构,领导中原地区的一切事宜。中原局和中原军区辖豫西、鄂豫、豫皖苏、桐柏等7个区党委和二级军区。

中共中央调动陈毅担任中原局第二书记,目的在于让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联合一致,协同作战,与蒋介石决战中原。

邓子恢主要负责农村工作、土地改革、建立各级人民政权。

对于中原地区政治、军事、经济形势的新发展,邓小平于1948年5月9日向毛泽东作了报告:“整个中原有四千五百万人口,现为我控制者约两千万,计有豫陕鄂七百万(有政权有工作者五百万),豫皖苏九百万(能征收的人口),但仍是敌来我往的拉锯局面,江汉三百万,桐柏二百万,其余一半人口的区域,极大部分有我游击部队和政权活动。大别山斗争仍极艰苦,但是我们确实已站住了脚,敌人把我们打不出来了,而四个野战纵队抽出后,减少了人民的负担,拖出了敌人三个师(十师、二十师、五十八师),加上最近策略上的讲求,更利于大别山的坚持。”“今年麦子普遍好。夏征工作做好,就可以争取财粮供应的主动地位。豫陕鄂已确定征足一百万石至一百二十万石(十四斤斗),如果完成了此数,加上商业税收(主要是烟叶税)及银行透支(不超过发行额四分之一),即可使该区十二万人(包括党政军)全部自给,并可供给其他野战军三万人至五万人。江汉、桐柏两区已可能供给野战军一两万人。豫皖苏产粮更多,如照豫陕鄂标准计算,除本身七万人外,约可供给野战军五万到八万人。如果今年麦征、税收、银行工作做得好,即可大大减轻华北负担。我们最近不断强调争取大部分自给,提倡节约。”

随后,邓小平等率中原局、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总部移至河南宝丰县,指挥中原人民解放战争。

发起宛东战役,襄樊战役全歼国民党军第十五绥靖区守军,俘虏敌司令官

1948年5月下旬,为牵制位于豫中临颍地区的国民党军整编第十八军,配合并策应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由濮阳地区南渡黄河作战,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发起了宛东战役。

刘伯承、邓小平以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三纵队、第六纵队组成东集团,一部佯攻确山,主力集结于确山以西,引诱敌整编第十八军南下,并准备迎歼由南阳东援的国民党军张轸兵团;以位于内乡等地的第二纵队、第四纵队和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桐柏军区部队主力、豫西军区第七军分区部队组成西集团,准备协同东集团在赊(社)旗、唐河以东地区合击张轸兵团。同时以华东野战军第三、第八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一部组成阻击集团,在漯河地区阻击敌整编第十八军,以保障东、西两集团围歼张轸兵团。

25日,东集团一部进占驻马店,27日佯攻确山。敌整编第十八军果然南下,阻击部队将其阻于漯河地区。张轸兵团整编第十、第二十、第五十八师以密集队形由南阳东援。西集团第四纵队于28日夜将其阻于赊旗镇以南埠口地区。东集团主力遂兼程西进,参加围歼;西集团连续9次击退张轸兵团的进攻。张轸见势不利,乘东集团尚未赶到,西退之路尚未完全被截断之机,于31日在整编第九师接应下,突然调头向南阳撤退。

西集团当即进行追击,将其后卫整编第五十八师师部及第一八三旅大部、整编第十师一部包围在南阳以东的马刘营地区。张轸兵团全力回援,遭西集团第四纵队阻击,被迫退返南阳。6月3日,西集团对马刘营地区敌守军发起攻击,将其全歼。

在此期间,阻击部队始终将敌整编第十八军阻于漯河以南地区,保障了东、西两集团的作战。此役共歼国民党军1.2万余人,给予张轸兵团以沉重打击,策应了华东野战军第一兵团南渡黄河作战。

襄樊是鄂北襄阳和相邻的樊城的合称,两城夹汉水而居,后逐渐合为一城。此地扼鄂豫两省要冲,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蒋介石在此设国民党军第十五绥靖区,以大特务头子康泽为司令官,率部驻守。

1948年6月,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发起豫东战役,迫使国民党军从豫南、鄂北抽兵增援,襄樊地区仅留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官康泽率3个旅担任守备。

刘伯承、邓小平遂决定集中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和中原军区所属桐柏军区与陕南军区部队共14个团,由桐柏军区司令员王宏坤统一指挥,发起襄樊战役。

7月2日起,第六纵队自南阳新野地区西进,袭占老河口。敌守军经谷城南撤,谷城守军亦随即南逃。陕南军区第十二旅于谷城以南进行截击,将敌第一六三旅大部歼灭;桐柏军区主力亦于茨河西北截歼其辎重营。

随后,第六纵队等部沿汉水南下,开始襄樊外围作战,准备首先攻取襄阳。襄阳城北与樊城隔汉水相对,城南有羊祜山、虎头山等制高点,地势险要,工事坚固。攻城部队攻占襄阳城外东西两面守军的一些阵地后,樊城守军渡河撤入襄阳。

攻城部队鉴于襄阳南山主要阵地不易攻占,而城东、城西守军防御薄弱等情况,遂以一部兵力牵制南山守军,集中优势兵力,从东西两面,重点置于西面,钳击城内守军。7月13日,攻城部队占领西关和东关大部。南山守军退入襄阳城内,固守待援。

7月15日夜,第六纵队和桐柏军区与陕南军区部队主力发起总攻,分别从西门、城东南与东北角三个方向攻入城内,展开激烈巷战。三路部队密切协同,向心攻击,次日下午攻克第十五绥靖区司令部,全歼守军,俘虏司令官康泽。

毛泽东:“有了中原局这个文件,中央就不需要再发这类文件了。”陈毅就任中原局第二书记和中原军区第一副司令员

襄樊战役胜利后,中原战场相对平静。中原局、中原军区利用这个时机,抓紧休整部队,在中原地区广泛、深入地开展了整党、整军运动。中原局在叶县郭庄召开的旅以上干部政治工作会议上,着重讨论了部队的整党、整军等问题。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关于政策问题的报告,强调正确执行政策对于夺取全国革命胜利的重要作用,要求每一个指挥员树立政策观念,纠正各种错误倾向和思想。

在后来的实际工作中,邓小平发现,不仅部队中存在着一些思想问题、作风问题,中原解放区的各地方党委中也比较普遍地存在着无纪律、无政府状态。为此,邓小平代表中原局提出要克服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克服领导机关的经验主义和官僚主义,纠正错误的领导方法和工作方法。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大片土地和大批城市获得解放。为了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引为鉴戒,中共中央发出一系列正确贯彻执行中央政策、策略的指示。

为了贯彻中共中央关于1948年的土地改革和整党工作的指示,全面总结挺进中原以来的经验教训,提高广大干部的政策水平,1948年6月6日,邓小平为中原局起草《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土改与整党工作的指示》,即著名的《六六指示》。

《六六指示》上报中央后,毛泽东十分重视。他特意致信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指出:“中原局指示可以发给中原以外各中央局、分局、前委……有了中原局这个文件,中央就不需要再发这类文件了。”

6月28日,毛泽东复电中原局,同意中原局的《六六指示》,并增写了两段文字。

随后,中央将中原局的《六六指示》转发给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和各大野战军的前委,要求各地参照执行。

1948年6月14日,前来就任中原局第二书记兼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第一副司令员的陈毅,与同来就任中原局第三书记兼中原军区副政治委员的邓子恢,到达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所在地——河南省宝丰县,受到刘伯承、邓小平等的热烈欢迎。

陈毅来到中原局,第一是就职——担任中原局第二书记、中原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第二是传达中共中央的最新精神。

陈毅在传达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内容时说:“十二月会议总结从1946年6月中原战争爆发,到1947年底,一年又半,整个人民解放战争,提出了新的作战方针。特别是根据中原的经验,根据中原各兵团已站住脚跟,整个形势稳定,来检讨全中国的形势,提出‘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的纲领。毛主席亲自讲:‘我在大别山各兵团没有站住脚,我们不敢开这个会,我也不敢讲这个话,不敢写这篇文章,不敢讲伟大的转折点、蒋介石可以打倒。这篇文章要等一年半载再写。因为中原的部队站住了脚,胜利靠得住,现在我们要开会分析、估计,大胆地写文章,向全国人民号召,准备在几年内取得全国胜利……’”

攻克河南省会开封,河南大学和文化教育界名流进入解放区,创办中原大学

开封当时是河南省会和中原战略要地,国民党军在此长期设防。1948年6月17日至22日,华东野战军第三、第八纵队,在中原野战军第九、第十一纵队及冀鲁豫军区部队、豫皖苏军区部队配合下,发起开封战役。

守备开封的国民党军有整编第二十二师3个团、第二十八师1个团和保安部队7个团等。中共开封工作委员会为了配合解放军解放开封,派地下党员积极搜集国民党军城防兵力部署、工事构筑、军政机关与重要仓库所在地以及空军调动等军事情报。

解放军经过激战,解放了开封。这是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在关内第一次攻克国民党政府坚固设防的省会城市。此役包括鲁西南阻击战在内共歼敌近4万人。6月26日,人民解放军主动撤出开封,挥师东进,捕捉战机,继续歼敌。(10月24日,解放军第二次解放开封。11月初,中共开封特别市委、开封市人民政府、开封警备司令部相继成立。)

开封战役后,解放军乘胜于6月27日至7月6日发起睢(县)杞(县)战役。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一部密切配合,彻底歼灭了敌区寿年兵团部、整编第七十五师及整编第七十二师一部,俘虏司令官区寿年和整编第七十五师师长沈澄年。同时,歼敌黄百韬兵团3个多团,合计歼敌四五万人。

在炮火硝烟中,解放军的派出部队对河南大学等文化教育单位进行妥善保护,受到河南大学教职员工及学生的好评。

河南大学具有悠久的革命传统。中共地下组织在校园内一直十分活跃,并经常得到进步教授的保护。因此,开封第一次解放时,就有一批教授和学生投身革命事业,进入中原解放区,在宝丰参加创办中原大学。

1948年夏开封第一次解放时,中共开封地下组织就向有关方面反映河南大学和开封有一些教授和学生要求到解放区去的问题。当请示刘伯承、邓小平和陈毅等领导同志时,最初的回答是“欢迎”,后来又说“越多越好,河南大学都搬去我们也欢迎”。

河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历史系主任、著名教授嵇文甫,要求全家都去解放区。

6月24日下午,这一行人集中在开封大金台旅社。华东野战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对河南大学和教育界、文化界的人士表示欢迎。原计划经东明过黄河到邯郸,由于国民党新五军从东面插过来,路上不安全,华东野战军就把这些文化教育界人士交给豫皖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由他派人送往豫西解放区。张国华的临时指挥所设在开封禹王台门外的茶馆里。他和豫皖苏行署副主任杨一辰亲切接见了这些进步人士,然后派了一个参谋带一批战士护送他们上路。

为了迎接这一批河南大学的教授和文化教育界进步人士,豫西行署成立了接待组。大家到鲁山后,被安排住在鲁山师范学校,随即以嵇文甫、王毅斋和全体人员名义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发了致敬电。

这次到中原解放区的河南文化教育界人士乘坐两辆汽车,连同家属总计数十人。还有好几百名开封各校的学生步行,汇集到豫西宝丰。

7月初,中原局派刘鸿文和林恒到鲁山,分别和大家谈话。

最后,大家推举嵇文甫、王毅斋等人为代表,前往宝丰赵官营中原局驻地。中原局领导同志接见时说:“河南解放,估计在今冬明春,可能还要有几个回合。凡是留在河南工作的,都要把家属送到晋城。”

邓小平立即给中共晋城地委写了一封介绍信:

晋城地委:兹有河南文化教育界名流嵇文甫等家属数人,送你区安置,一切待遇从优,所有费用将来由华北局转中原局报销。

河南文化教育界人士在中原局机关期间,与刘伯承、邓小平等有了近距离接触。中原局负责人住在宝丰县赵官营附近河村的一个地主大院里。其间,刘伯承、邓小平、陈毅、邓子恢在司令部宴请了嵇文甫、王毅斋、郭海长和刘国明。

后来,分别征得本人同意,嵇文甫、王毅斋等教授和文化教育界名流留下来,在中原局领导下,参加创办了中原大学。

刘伯承说:人们常说老虎屁股摸不得,我刘伯承也算一只老虎吧……陈毅代理中原局工作,邓小平传达中央“九月会议”精神

1948年7月25日,邓小平前往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参加中共中央的重要会议。

在此期间,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各中央局和分局,由书记负责,自己动手,每两个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综合报告的指示,向中央和毛泽东起草了一份中原解放区情况的综合报告。

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统一部署,1948年夏,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对中原地区所属部队进行整军。8月上旬,陈毅在河南宝丰县召开的中原野战军第一、第三、第四、第九纵队团以上干部整军会议上,阐述了中原解放战争的战略方针。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在中原战场上的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利用作战间隙,用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给予劳动人民之苦)、“三查”(查阶级、查斗志、查工作)、“三整”(整思想、整组织、整作风)等方法,普遍开展了新式整军运动。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四纵队和第六纵队以及两广纵队、特种兵纵队,在濮阳地区进行了新式整军。

1948年7月下旬至8月中旬,中原局暨中原军区在宝丰召开县团以上军政干部会议(即“宝丰会议”)。中原局第二书记陈毅,传达毛泽东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及中共中央1947年12月以来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和重要指示。陈毅还作了党在部队整训中的任务的报告。中原局第三书记邓子恢作关于党的新区政策和财经问题的报告。刘伯承作了关于整党整军的动员报告。

中原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参加中央“九月会议”期间,指定由中原局第二书记陈毅代理其工作。

陈毅于9月12日撰写《中原局九月份综合报告》上报中央。报告指出:经过夏季的连续胜利和中原局《六六指示》,军事胜利与政策转变并进,因而使中原局面开始变好。中心区已广阔无敌。大别山局面开始稳定。江汉区、桐柏区、汉水与平汉之间取得发展。市镇农村秩序开始恢复。

陈毅汇报了中原局贯彻中共中央指示的情况:分浮财,打土豪,开仓放粮,以粮换菜,走马点火,点火抄家等“急性土改”办法,已迅速被纠正。社会秩序的混乱业已趋于安定。对工商业的破坏业已停止。

中原局、中原军区、中原野战军总部驻宝丰期间,曾出现过多起针对解放军指战员和工作人员的暗杀事件。最为严重的是,暗杀竟然指向中原军区兼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一天晚上,刘伯承处理完军务,到村外散步,突然被隐藏在黑暗处的一个土匪打了黑枪,子弹擦着他的臀部而过。邓小平闻讯十分震惊,立即下令保卫部部长封锁村庄,率领警卫部队捉拿土匪。此案迅速被侦破,该土匪也被就地枪决。后来,刘伯承多次十分诙谐地说:人们常说老虎屁股摸不得,我刘伯承也算一只老虎吧,豫西的土匪竟然敢打我的黑枪,真够厉害的了……

1948年10月,邓小平参加“九月会议”后回到豫西,在鲁山县以东50多公里处的程村,受到参加豫西区党委扩大干部会议的领导干部们的热烈欢迎。

邓小平首先传达中央“九月会议”精神。然后,他结合豫西区干部多、部队多、工作不够协调统一的情况,着重强调:要提高纪律性,统一全区干部思想。

夺取重要战略枢纽郑州,建立淮海战役的前进基地

郑州北据黄河,南控中原,平汉铁路、陇海铁路在此交会,是一个战略交通枢纽。随着解放战争的发展和国民党军中原防御体系被突破,郑州成为一座孤城。

1948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批准华东野战军关于举行淮海战役的建议。为此,刘伯承、邓小平饬令全军,加强西线行动,配合华东野战军,为全力解放中原而战,为彻底解放中原人民而战。

10月9日,刘伯承、邓小平决心集中中原野战军第一、第三、第四、第九纵队,相机攻取南阳、郑州,或尾击东进之孙元良兵团和黄维兵团,以策应华东野战军在徐州地区的作战。

中央军委电示淮海战役作战方针,命令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即速部署攻击郑州至徐州一线,牵制孙元良兵团,配合华东野战军首歼黄百韬兵团。

10月13日上午,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在禹县(今禹州市)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司令员秦基伟和政委李成芳向大家预告攻取郑州的意图。

当天下午,根据中原野战军部署,陈锡联、杨勇各自率本纵队团以上干部和侦察部队来到九纵驻地,共同研究攻打郑州的部署,初步拟订战役计划。

10月14日上午,陈锡联主持召开中原野战军第一、第三、第九纵队团以上干部会议。秦基伟、陈锡联、杨勇分别介绍郑州敌情及城防情况,阐明攻郑战术,强调执行城市政策和加强战斗团结,要求大家协同作战,解放郑州。

同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就攻取郑州事宜请示中央军委时,进一步阐明了攻打郑州的企图在于“吸引孙元良全部回援甚至可能更吸住邱(清泉)兵团一部向西,以达到协助华野作战的主要目的,并同时影响南线黄维、张淦两兵团之一部北调,更为我南线部队创造战机”。

10月18日,刘伯承、邓小平着眼“钳制徐州各部援敌”,支援南线第二、第六纵队等部行动,定下攻郑作战决心,并令陈赓、陈锡联、谢富治统一指挥郑州战役。

10月22日2时,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进入郑州战场,从西北方向达成既定部署,卡住了郑州守敌北逃的主要通道。同时,第四纵队和第三纵队分别在城南和城东南,第一纵队夺取城东北的祭城。豫皖苏军区部队占领郑汴间的中牟县城。大军云涌,郑州守敌逃往城北。经过激战,中原野战军全歼北逃之敌1.1万余人。郑州战役大获全胜。

鉴于淮海大战即将开始和郑州的重要战略地位,毛泽东对郑州战役十分关注。10月22日,他以《我军解放郑州》为题写道:“新华社郑州前线22日24时急电:我中原人民解放军于今日占领郑州。守敌向北面逃窜,被我军包围于郑州以北黄河铁桥以南地区,正歼击中。郑州为平汉、陇海两大铁路的交点,历来为军事重镇。蒋介石因徐州告急,被迫将驻郑兵团孙元良部3个军(按:国民党从10月起整编师均改称为军,整编旅均改称师)东调,郑州守兵薄弱,我军一到,拼命奔逃。现郑州东面之中牟县、北面之黄河桥均被我军切断,逃敌将迅速被歼。”

中原野战军攻克郑州后,开封守敌慑于解放军声威弃城离去。郑州、开封的解放,使豫西和豫皖苏解放区连成一片,除了豫北新乡、安阳等少数残敌据点外,中原解放区和华北解放区连成一片。

郑州解放后,邓小平、陈毅等率中原野战军前线指挥部、中原局进驻郑州。

遵照中央电示,中原局和中原军区于10月24日在郑州召开参战部队团以上干部会议。邓小平作了淮海战役参战前的动员报告,着重讲了东进的形势与任务,提出开展新式整军、加强组织纪律性的要求。

10月25日,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一部担任郑州警备任务。解放军举行了气势磅礴的入城式。中野九纵军容雄壮,斗志昂扬,让郑州各界人士耳目一新,交口称赞。当时的报纸记载:“解放军战士们身穿草黄色新棉军衣,头戴此次歼敌所缴获的深绿色崭新的钢盔,步枪刺刀闪闪发亮,无数挺轻重机枪泛着青光。雄壮整齐的部队在街上穿过,威武的炮兵行列在水泥大道上隆隆前进。战士们红光满面,精神焕发,高唱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群众极为兴奋,互为喜悦羡慕的眼光投视,并不断报以掌声与欢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信阳网站建设论坛  

GMT+8, 2018-10-17 22:59 , Processed in 1.14064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